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连载小说《没有地震的国度》(3/14)

阅读次数: 次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9-05

 “是李老师。”纸巾忽然冒出一句话。“不知道为什么又想起李老师。”

陈靖宇忽然感觉自己的手指像是一只只在微微颤抖的小兔子。“我不会那样,放心。”花了好一阵子才打好这句话传送出去。
 
“还是不能掉以轻心。所以,今晚如果需要的话,把我叫出来吧。多一个人在,就不会无缘无故走进湖里。”
 
 
李老师并没有走进湖里。但是陈靖宇没有那么说。
 
陈靖宇打足精神,回复:“我很感动,谢谢你,朋友。”
 
这样就够了。纸巾会明白,陈靖宇说出这样的话,已经是他最大限度地表达感激之情。
 
纸巾果然传来一个“翘起大拇指”的符号。
 
然后两人都陷入良久的沉默。在沉默中,陈靖宇又喝了茶。茶已经不那么烫,但依然沁人心脾。陈靖宇想象纸巾在他的电脑前大力搓着脸颊的样子—— 纸巾每次不知道该说什么时都会这么做。
 
陈靖宇忽然问:“你有没有注意过,我是不是常常都在吃薯条?”
 
“有吗?”
 
“嗯。好像每一餐都吃薯条。”
 
“每一餐?!小心,已经不是你在吃薯条,是薯条在吃你的健康咯。”
 
“我是吃薯条,不是‘食烟’。”
 
“我从来都不喜欢薯条。资本主义的象征来的。”
 
“资本主义的象征不是可口可乐吗?”
 
“可乐也是,可是薯条是终极的资本主义的象征。好好的马铃薯,被削得一模一样,变成没有灵魂的东西。”
 
“马铃薯不都长得一模一样吗?”
 
“不,是削马铃薯的意图让我作呕。原本有个性的马铃薯,被机器削得一模一样,通通拿去油炸,然后撒上大量的盐,你看看,根本连把食物煮好的意愿都没有。食客被迫用手把一模一样的薯条送进嘴里,反复重复一样的动作,好好的人也变成毫无动机的机器。薯条永远不会精致,味道不会有层次,绝对侮辱人类的味蕾。为什么要这样对待食物呢?发明薯条完全是为了经济效益,为了能够大量生产,满足大众,最后麻木大众。除此之外,再也想不到任何理由去这样残忍地对待食物。”
 
陈靖宇饶有趣味地盯着这一大段文字,纸巾竟然会为某件事而激动,而且还是为了薯条…… 陈靖宇想,今天所有人都因为薯条不愉快,对薯条而言,今天绝对不是个好日子。
 
陈靖宇快快在网上做简单的搜查,回复纸巾:“据说,从前在严酷的冬天里,穷人们必须从最有限的资源,做出最简单而能够填饱肚子的食物,结果发明薯条。”
 
纸巾的回复很快:“关于薯条的来源,说法实在太多,已经不可考。无论当初的出发点有多纯粹,薯条早已在所有意义上脱离它的根源,毕竟是在工业革命浪潮下才迅速推广起来的。”
 
陈靖宇把剩余的茶喝完:“你很了解薯条嘛。”
 
“对讨厌的东西,更要去彻底了解。”
 
“你的性格确实如此。”
 
“知道我为什么那么了解你了吧!”
 
“去死啦。”
 
当晚,陈靖宇没有吃薯条,下厨煮了面,加上鸡蛋和冰箱里找到的一些蔬菜、萝卜。不可思议地吃了很健康的一餐。
 
晚餐过后,陈靖宇忽然被莫名的无力感袭击,简直毫无预兆,让陈靖宇措手不及。心忽然跳得很急促,做多少深呼吸都无法使之慢下来。整个人骤然沉入黑暗的地洞,一路往下坠,抓不到任何东西,也无法像爱丽丝那样,跌入深洞时还能练习屈膝行礼。
 
陈靖宇无力地想,幸好明天是星期天,不必工作。他的耳边仿佛响起老板的声音:“你时不时这个样子,我怎么把工作交给你?麻烦,令人头痛。去放个假吧。但是放假就不能付你工钱哦。明白吗?”
 
陈靖宇明白。
 
陈靖宇拿出半瓶红酒,对着窗外黑漆漆的夜空喝酒。城市的灯火照明,却无法让人心安。远处的车子在路上奔驰,单调地前往它们各自的目的地。陈靖宇喝干了半瓶红酒后,拿出威士忌,醉醺醺地回到客厅,喝起来。
 
陈靖宇仿佛站在一条倾斜的道路,身边的一切都在顺着引力咕噜噜地滑下去。过去一年总是如此,每一次地表骤然倾斜时,陈靖宇都束手无策,被巨大的无力感笼罩。陈靖宇此刻还能够勉强站着,但他担心自己迟早会顺着引力随着一切咕噜噜噜噜地滑下去。
 
那只是迟早的事—— 一尾鱼悄悄浮出水面,盯着陈靖宇,什么也没说。
 
陈靖宇在沙发上醉倒,陷入深沉的睡眠。他做了许多纷乱无比的梦,也许梦见薯条,也许梦见颜乐,或是李老师,或是纸巾……
 
他却清楚知道自己梦见一个湖。梦里的湖幽静安详,在灰蒙蒙的天色下,湖面泛着奇异的光泽。陈靖宇心里涌起想潜入湖底的强烈欲望。他慢慢走过草地,到湖边,正要往前跳,却因为身边忽然出现一只巨大的长毛象,将他一把卷起来抛向高高的天空中而惊吓醒来。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