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都市热门小说缘来是你早注定在线阅读《缘来是你早注定》

阅读次数: 次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5-08

夜晚,华灯初上,圣成ktv。“小千!你这么怎么慢啊!客人都等急了!”一个穿着酒吧制服的女生急匆匆的推开休息室的门,对着刚换好衣服的女孩喊着。刹那间红绿灯火涌进来,交错映在女孩的脸上像是照出了人性最深的欲望,各种贪婪……小千别扭的扯了扯快要到大腿根的裙角,“知道了,我这就去。”答话的同时往外走。“这裙子穿几次了还是不习惯。”小千边扯裙摆边嘀嘀咕咕的。小千在踏出休息室的一瞬间仿佛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震耳欲聋的DJ,不停扭动的身躯,各种香水跟酒交杂的气味,这一切混合在一起让人忍不住想释放心里最深处的野兽。每次看到这场景,小千总是忍不住发愣,她是怎么来到这里的……这个可以释放野兽的地方……“据本台消息,萧氏集团目前已申请破产,而萧氏集团的董事长于三日前在萧氏集团办公楼上跳楼自杀。其子萧千知于月前查出患有白血病目前……”电视台尽职的报道着它的新闻。萧千雅靠在墙上透过门缝看着病房里的人,听着里面的人念叨着。只觉得有些喘不过气。一个妇女坐在病床前削着苹果,说,“小知,你还有我跟你姐姐呢,你爸只是……”病床上躺着的男孩打断了妇女的话,笑着说,“妈我知道的。爸爸是给我探路去了,在那边等我呢。”“胡说什么……”接下来的话,萧千雅没有再听了,她离开了医院。弟弟的病需要钱,刚刚破产的她们根本无力承担,她想起了来医院之前遇见的秋姐……萧千雅拿着托盘进入包间。“那个叫小千是吧,你过来。”一个浑身带着‘我是你老子’气息的青年指了指刚放下酒的小千。萧千雅为难的看着在一旁的秋姐。她听说过这个包间,能进这个包间的人非富即贵,得罪一个都是不敢想的。现在这人摆明了想找麻烦,这事她得看秋姐脸色行事。秋姐是这里的大姐头,管着酒吧里的小妹。这个包间向来都是她亲自伺候着的,毕竟不是一般人,出了事谁都担不起。秋姐一看被点名的是小千,脸色一变,心里头就是一个咯噔。“胡少,这小妮子是刚来的,行里规矩都不懂,您看我这手里头有不少懂事的~我给您安排一个?”秋姐递过酒杯陪着笑脸。胡一阳挑了挑眉,“秋姐,人都没教好就急着带出来。不过呢~我就喜欢这种啥也不懂的。”说着用指头抹了抹嘴。“带劲。”秋姐僵着笑脸,眼角瞥了瞥萧千雅。心里后悔不已,早知道就不让这小妮子来送酒了。她怎么就迷了心窍就安排人过来了。“胡少,我答应过她,只让她陪酒的,别的可没答应。”秋姐在一旁陪着笑脸说。“哈哈哈……秋姐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这年头还有出来坐台的不卖?”胡一阳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秋姐,余光却是看着角落里的人。在这人面前拒绝他这不是落他面子吗?胡一阳一想心里就更不舒服了。“我说你……”“胡一阳。”一个清清冷冷的声音打断了胡一阳的话。“你叫我来就是为了看你耍猴吗?”“易少,这不是找个乐子嘛~”刚刚还嚣张不已的胡一阳跟见了猫的老鼠似的带着笑脸低声下气的回了句话。“行,要乐子是吧。”易晨东从黑暗的角落中起身坐到小千面前。拿起一个高脚杯示意小千盯着。小千凝视着他的举动,不明所以。心里却暗暗的涌起一种不好的预感。只见易晨东从胡一阳的手里拿过一个东西,是一管针剂。“这是新出的X-8,烈性药。”易晨东嘴角挑起一丝笑。举了手让众人看见然后将针剂注入已经倒好酒的酒杯中。“你们出来做不就是为了钱吗?”易晨东把下了药的酒杯往小千的面前推了推,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放在她面前。“喝下去,只要熬过三十分钟,这五十万就是你的了。”萧千雅不可置信的看着易晨东。不好的预感灵验了。“为什么?”萧千雅不甘心的问道。刚刚他不是在阻止胡少吗?“没有为什么,你只需要喝下这杯东西,撑过三十分钟。”易晨东指了指放在桌子上的银行卡,“五十万就是你的了。”萧千雅握紧了拳头,这个烈性药她是知道的,有很多女生都是因为这个药彻底堕落在这个酒吧。但是五十万不是小数目,她现在需要钱。可是……看着眼前的这杯酒,不就是三十分钟吗?她相信她能挺过去!“我喝!”易晨东看着萧千雅挑了挑眉。这女的真是不怕死,“好,你们做个见证。”说完往后一躺,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毫不遮掩。萧千雅咬咬牙,拿起酒杯就往嘴里倒。“咳咳……咳咳……”没沾过酒的她对酒精是陌生的。满嘴苦涩的味道余味带着不可察觉的甘甜,这就是酒吗?她盯着易晨东,“计时开始。”易晨东拿起手机示意计时已经开始。萧千雅开始察觉自己身体的变化。有一股热气从心脏的位置发出,有点痒,有点热。她挠了挠自己的心口。“唔……”不行……她还想要更多……“呼……”呼吸间的气息开始燥热。四肢慢慢的发软,眼前开始晕眩,她甩了甩头,想把晕眩甩出去却没用。易晨东看着计时表,“很好,已经过去五分钟了。”“啪!”萧千雅已经站不住了,跌坐在地上,手旁是不小心扫掉桌上的酒杯碎片。脑中的晕眩越来越严重,伴随而来的是一股热意。在呼吸中在身体蔓延。“好热……”易晨东看着萧千雅,眼中带着诧异。X-8可是新出的药剂,一般人都撑不过五分钟。这女的不简单……他有看了眼计时器,已经八分钟过去了。萧千雅开始撕扯衣服,不行……她脑海中有个声音阻止她的动作。你要坚持住萧千雅!“嗯……”萧千雅难耐的叫出声。不可以!不可以!她努力保持住神智。余光看见了被摔碎的酒杯。 “嚯……”众人惊呼。 只见萧千雅拿住碎片往大腿扎去,瞬间鲜血喷涌。 伤口的剧痛唤醒了大脑被麻痹的神经,萧千雅大口的喘气,剧痛掩盖住了药剂的药性,她暂时清醒了。滴滴冷汗自额头低下。无论什么感觉,都不是好受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众人就默默的看着萧千雅在每次快要失控的时候拿着碎片往自己身上扎。 “时间到。” 就在大家还在想她能不能熬过去的时候易晨东出声了。 易晨东带着赞赏的眼光看着萧千雅,“很不错。居然撑过了三十分钟。”心中却是诧异万分。 萧千雅浑身鲜血的趴在地上,气弱如丝地说,“你说的……五十万归我了……” 易晨东拿着银行卡绕到萧千雅面前,捏起她的下巴,细细的看着她的脸。“我说话算话。”说着就将银行卡塞进了她的衣服里。 第二章 这是你自找的 易晨东松开手,拿出手帕擦了手之后将手帕仍在了萧千雅身旁。笑了笑说,“今天就到此为止。”说着就转身坐下,“你走吧。” 萧千雅按住那张卡,慢慢的从地上爬起,鲜血四处蔓延在地上,绘成血色纹路。她一步一步地拖着残破不堪的身体离开包间。过大的刺激使她头脑一片空白,让她无法思考她现在需要做什么。 秋姐在一旁看着,内心焦躁不已,她使了个眼色给身旁的女孩,女孩立即会意上前搀扶着萧千雅离开。 安静了半个小时的包间又开始热闹起来。各种嘶吼以及酒味香味的蔓延。 易晨东抬手示意。包间又重归安静,“我先走了。” 胡一阳先是皱了皱眉,然后又腆着笑脸说:“易少这么快就走了?不多玩一会儿?”说着举了举酒杯,左手一把搂住衣衫凌乱的女生,“这才玩了多久……” 易晨东用眼角瞥了瞥胡一阳,内心嫌恶不已,也不知道是多少人玩过的货色,“不了。”说完就抬脚离开。 易晨东刚离开视线,胡一阳就一把推开怀中女生,将桌子上的东西一扫,“装什么清高!要不是你爸你能有今天?!草!” 胡一阳恶狠狠的盯着桌子,“还有那个小婊砸……” 萧千雅被搀扶到后门,女孩就不再搀扶了。一脸担忧的看着她,“小千你回家注意着点,我还要上班就不送你回去了。” 萧千雅颤抖着身子站好,“我知道了……你回去吧……”药劲还没解,她要快点回家泡泡冷水,看下能不能解了药,“回去吧,我一个人能行的。” 看着女孩回去了,萧千雅才蹒跚的走向漆黑的巷口。 “你不行,还有我啊~”胡一阳突然出现在门口。 萧千雅看见胡一阳出现的那一刻,踉踉跄跄的往后倒去,靠在了小巷的墙上。 胡一阳挥了挥手,几个人从他身后涌出按住了萧千雅的手脚,“之前在包间里,是你不给我面子吧。”胡一阳慢慢的走到萧千雅面前说道。 “我没有……”萧千雅此时浑身滚烫,身体渴望着冰冷的救赎,神智只是能勉强思考的程度上。 即使神志有些模糊,她也知道此时的情况对她不利,“放开我……” 胡一阳蹲下来捏住她的下巴,“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想要男人了?你求我啊,求我给你几个男的好好满足你。” 听到这么说,按住萧千雅手脚的几个人眼光垂涎的看着她的身体。 萧千雅虽不是什么绝世美女,但长得清秀,该凸的凸,该翘的翘。尝起来的滋味肯定不错。 “你们在干什么。” 易晨东的声音突然在胡一阳的身后响起。淡淡的语气听不出喜怒。 胡一阳站起转身,笑呵呵的问道,“易少您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易晨东靠在门边上外头看了看被挡住的萧千雅,“我不回来又怎么知道还有这么一出好戏看呢?”他微微抬起下巴示意胡一阳走开。 胡一阳笑着挥挥手,那几个人立马松手离开了,“这好戏不还没上嘛,您看您就来了。” 只见易晨东一个余光都没给胡一阳,他缓步到萧千雅面前,抬起她的下巴,左右看了看,“你说你也是出来坐台的,这模样却长得不怎么样,能有人看的上吗?嗯?” 萧千雅此刻的神智已快要崩溃了。“救我……” 她只知道眼前这名男子没有恶意,她的手忍不住想要抓住他,能不能救救她…… 易晨东抓住向他伸来的手,心中突然翻涌起不明的感觉。他向来是随心所欲的人,这种奇怪的感觉他从没体会过,为了弄清楚这是什么感觉,他搂住了萧千雅,“今晚,她归我了。” 说着就将萧千雅从地上横抱而起,走向巷子口刚停稳的车辆。 那几个人正想上前被胡一阳拦住了,“这不是我们能管的。”胡一阳眯着眼。 “老爷子过来问人了没?”易晨东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 “没有。” 易晨东看着怀里不停扭动的人,“查一查。” “是,” “好热……”萧千雅此时已经丧失理智了。只想往身旁这个冰凉的地方靠去。手不停的攀扯彼此的衣服。 易晨东皱着眉,“你安分一点。你再这样我不保证我会做出什么事。”刚说完,萧千雅就将脸凑到他面前,只差一点就能亲吻到了。易晨东闻着那浓浓的酒味,本就紧皱着的眉头貌似更皱了。 “唔……”萧千雅已经整个人趴在易晨东的身上,磨蹭的时候不小心蹭到一个地方。 “你!”易晨东瞪大了眼睛看着身上的女人.“这是你自找的!”说着他按下面前一个按钮,只见四周升起挡板将一切喧嚣都挡在了外面。 —— 阳光微醺,被阳光照射的透亮的手指微微的颤了颤,预示着主人的清醒。 萧千雅缓缓的睁开眼,身体沉重让大脑变得迟缓,盯着眼前洁白的天花板有点回不过神。 她是谁……这是哪……她为什么会在这……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 “小姐,您起了吗?” 小姐?萧千雅抬起手按住涨疼的太阳穴。是了,她昨晚喝了加了药的酒,拿了五十万,然后……等等!五十万呢!萧千雅猛地起身。“啊!”她看着自己的大腿,上了药了。只是刚刚起身用力过猛撕扯大哦了伤口又渗了点血出来。 一个女佣连忙搀扶起萧千雅,“小姐你没事吧?” 萧千雅借力坐在了床边,低头看自己的衣服。转过头看着女仆,“我的东西呢?”昨晚的声嘶力竭导致现在声音有些沙哑。 “在的在的。”女仆回头在门口拿了东西进来。“少爷说要给您留着。” 萧千雅看着袋子里的衣服,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低头看了看身上衣服,很明显这大了不止一倍衬衫是易晨东的,“这是什么?” 女仆将托盘里的衣服拿起来递给了萧千雅。“这是少爷说给您穿的,还有,夫人说让你赶紧穿了衣服下去。” 萧千雅拿着这件与身上无异的衬衫皱了皱眉头,易晨东是什么意思?想羞辱自己吗?她揉了揉太阳穴,现在这种情况也只能穿了再说。 等她收拾好了走出了房间,才发现她在二楼,慢慢的走下楼,视线正好看到坐在客厅那抹熟悉的身影。 扶住栏杆的手猛地收紧,是她…… 第三章 最毒妇人心 客厅的人听见脚步声也回头看了一眼,“这都什么时候了你……” 声音的主人在看见萧千雅的那一瞬间,身体蓦然僵住,紧接着拔高的声音有些尖锐,当中掺杂着一丝慌乱,“你怎么会在这里!” “怎么回事?”一个穿着西装正装的男人放下报纸一脸不悦的看着女人。 女人抬起手顺了顺自己的头发,掩饰住眼中的震惊和慌乱,低头温顺的回道,“没什么,刚刚以为看见了熟人。”不住颤抖的眼睫暗示着女人心底的不平静。 男人看着楼梯口的萧千雅。眉头开始皱了起来,“你怎么还在这里。” 萧千雅的目光一直盯着陈燕,心底一阵突然涌起不知名的念头,她想抓着陈燕的肩膀质问她,当初做那些事情的时候,到底有没有考虑过她这个女儿。 “晨东最近真的是玩疯了,早就叮嘱过,不准带乱七八糟的人进来。”易建帆狠狠甩下报纸,脸上的神色铁青,“把家里当什么了!” 陈燕坐过去,给易建帆顺顺气,“你先别气,等晨东回来了我们再问问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易建帆深深的叹了口气,然后一把搂住陈燕,捏了捏她的脸,“就是你给惯的!” 说着转头看向站在眼前的萧千雅。“还站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走。” 萧千雅默默的看着这两人的表演,突然笑了一下。 她刚刚在想什么?问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有没有爱?在她眼里没有比金钱更重要的东西了吧。不然当初就不会走的那么干净利落,她是不会忘记当初母亲是怎么抛弃她跟父亲的。 易建帆看见萧千雅的笑,像是嘲讽,心底突然涌起无名的怒火,“笑什么,不过是低贱的妓女。” 萧千雅听到这句话死死的盯住陈燕,笑着说,“您说的对,我是一个低贱女人的孩子,自然也是低贱。不过我有自知之明,您家的高枝我还没那个能力攀,也不想攀。” 陈燕听到她这么脸色血色全无。她拉住易建帆,“建帆别说了,给点钱让她离开吧。” 说着她就从身旁的提包中取出一张支票,甩在桌子上,“这里是八十万的支票,拿去。” 萧千雅从桌子上拿起支票,深深地看了眼陈燕。正想转身,身后就传来了易晨东的声音。 “想赶我的人,也得问问我同不同意。” 易晨东从后面搂住萧千雅。“陈姨,怎么就要赶我们千雅走啊。这不是你女儿吗?你们不叙叙旧?”无辜认真的表情像是真的为了陈燕着想。 萧千雅瞪大了眼睛看着身旁的易晨东,他知道了?他知道了多少?他现在说这个是想做什么。 现在母亲是易建帆的妻子,易晨东这么做不是让母亲难看?萧千雅余光注意到陈燕明显被吓到的表情。 陈燕抓紧了提包让自己镇定下来。只是神色还是有些略显慌乱。“晨东你在说什么。” 易晨东笑了笑,还想说什么就被萧千雅拉住,“你误会了,我们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 陈燕听到萧千雅这句话,整个人晃了晃。 萧千雅看着易晨东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我的母亲,正在医院照顾我那生了重病的弟弟,料理着我去世父亲留下来的烂摊子。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怎么可能是这种富太太的女儿。” 萧千雅挥了挥手里的支票。“钱我也拿到了 ,我该走了。” 易晨东没有放开萧千雅。刚刚被打脸的他没有丝毫怒气。“想走?我答应了吗?” “胡闹!”易建帆指着易晨东,怒不可遏的说道,“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还带这些不知所谓的人回家。你眼里还有没有这个家!” 易晨东松开搂住萧千雅的手,“哎呦,老头子生气了。”他举起双手示意已经松开,“好了好了,我松开了。” 看到举着双手的易晨东,易建帆才稍微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然后像催赶动物一样对着萧千雅挥手。“赶紧走,在这里碍眼。” 萧千雅看着那带着羞辱的手势只是捏紧了手里的支票,克制住了自己想要反驳的心。现在不是给自己找尊严的时候,弟弟需要钱做手术,这个钱能救命。这个面子她迟早有一天会找回来的,起码不是现在。 易晨东痞痞的坐在沙发上,饶有兴趣的来回看着萧千雅跟陈燕的表情。这是两母女?怎么老的那么贪财,心还狠,可惜了萧氏董事长,碰到这么一个人。毕竟萧氏能做到这么大证明还是有点能力的。 他歪过头看着萧千雅,萧千雅也是可怜,被这亲妈坑了一次有又一次。这不是亲妈吧?是上辈子做了孽这辈子讨债来了吧。 萧千雅接过装着自己衣服的袋子,转身就出了门。 看见萧千雅确确实实的离开了易家大门,陈燕松了口气。 易晨东冷笑了一声,“呵。”最毒妇人心啊。 易建帆看着易晨东又要出门的样子想喊住他,“站住!你又想做什么!” 易晨东头也不回的挥了挥手,“不用你管,想管先管好你的女人吧。”说完他只听见身后传来一阵怒吼,跟一个女人温声细语的声音。 “嗤,色迷心窍的老家伙。” 萧千雅穿着一件大号的衬衫只能勉强到大腿,一阵风吹来凉凉的冷风入骨,她只能紧紧抱住袋子。试图汲取一点温暖。易家是在郊区,这里是几乎没有车回来。连公交车都没有,她没办法只能拖着残破的身体走在路上。 “滴滴!” 她被刺耳的喇叭声吸引,往身后望去。只见易晨东开着一辆跑车,将手伸出窗外跟她挥手,“上车。” 萧千雅停顿了几秒,转身继续前行。 易晨东驱车停在她前行的路上,摇下车窗露出一张桀骜不驯的脸。“有车不坐,你是想走到天黑吗?天黑你也不一定能走出去。” 萧千雅看了他一眼,想绕过车继续走。 易晨东看见她居然绕道,脸色狰狞了一下,打开车门下了车。一把将萧千雅横抱起来塞进了副驾驶位。 “你干什么!”萧千雅挣扎着想起身,但是昨晚的巨大消耗还有身上带着伤,本就让四肢发软,已经快一天没吃饭的她和猫爪一样软绵绵的没有丝毫力度可言。 易晨东将她抱上车后就锁了车门,“老实点。” 萧千雅正想阻扰易晨东开车的时候,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是萧千雅的手机铃声。她冷静了一下从袋子里拿出手机。 屏幕显示的是:妈。 第四章 值得托付的人 萧千雅突然心悸了一下,手有点颤抖的点了接听。 “妈……” 耳边传来的是因为穿过手机而变得电子音质的声音,“小千,你弟弟他……他刚刚突然病情严重,他……呜……他进手术室了。”因为抽泣导致说话断断续续说不完整。 萧千雅心里一个咯噔,“妈你冷静一点,没事的,你好好跟我说弟弟怎么了。” 手机里传来萧母努力平息自己心情的喘气声,“我们……刚刚还在聊着天,小知突然昏过去,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呜……” 说到最后萧母已经控制不住情绪崩溃大哭了起来。“小千怎么办?” 萧千雅握紧手机,“妈你先别激动,我马上过去!” 易晨东将车子发动,嘴角挑起一抹笑,“想去医院?求我啊。” 萧千雅眼神恨恨的的看了他一眼,一字一句的说:“求你!国中儿童医院!” 易晨东满意地看着萧千雅咬牙切齿的表情,满心愉悦,“算你识相。” 话音刚落,车子便如脱了弓的箭般开出。 萧千雅刚到达手术室门口,手术室的门就开了,萧千雅来不及安慰萧母迎着医生上前询问,“医生,病人怎么样了。情况严重吗?” 医生摘下口罩,“你跟病人什么关系。” “我是她姐。” 医生看了眼萧千雅,又指了指萧母,“那位夫人你也过来听听吧。” 萧母拿纸巾擦擦脸,走上前,看来是哭的太久连医生都注意到了。 医生从身后的助手的手中抽出报告,“病人目前没有生命危险。” 听到这句话,萧母跟萧千雅都松了口气,小知没事。“但是……”医生随之而来的一句话,萧母跟萧千雅的心又提了起来。 “我们医院暂时没有合适的骨髓可以进行替换,萧千知的病却是不能再拖了,你们如果有合适的人选的话,尽快过来匹配一下,还有……”医生翻了翻手中的报告,“鉴于病情进一步的恶化,病人的各种费用都进行了改变。” 萧千雅一听连忙从袋子中拿出支票,“医生,费用都不是问题。” 医生淡淡的瞥了眼支票,将手中的报告交还给助手,“那么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合适的骨髓,建议家属都进行匹配,相对而言家属的匹配性要更高。” 萧母往后倒了两步,“家属……” 医生点点头,“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我就先走了。” 萧千雅连忙让道。 医生微微颌首以示谢意。便离开了。 萧母回过神,想起刚刚萧千雅手里的支票,皱了皱眉,“小千,你的支票是怎么回事?” “我……”萧千雅还没想好怎么说,就见萧母拉着易晨东往旁边走去。 “小千一看就是在想骗我,小伙子你跟我说,这是怎么回事。”萧母余光瞥了瞥周围,一脸警惕的表情。 易晨东透过萧母的肩膀看向萧千雅,萧千雅使劲的做手势,各种狰狞的表情威胁易晨东不能说。看见如此活泼机灵的萧千雅,易晨东差点没憋住笑。 萧母一看易晨东抿着的嘴角,心里动荡越来越大,小千工作的地方可不是什么好地方…,“是不是小千……”她疑惑着开口,希望不是她想的那样。 易晨东看着眼前这个为了萧千雅向他‘逼供’的萧母,心中不由一阵感慨,都一样是继母,为什么做的事不一样呢?他正了正脸色,“阿姨。” “啊?”萧母紧张的看着易晨东,等待他的回答。 易晨东看到这么紧张的萧母也不吊她胃口了。“我跟酒吧的老板是朋友,这两天才知道小千家里是这个情况。所以我叫老板给个面子给小千赊了工资。您放心,这不是高利贷,就单纯的帮忙,以后要还的。” 萧母将信将疑的看着易晨东。“真的吗?” 易晨东拉住萧母往回走,“我骗你做什么。”走到萧千雅面前,“我可没说你坏话哦。”易晨东做出无辜的表情。 萧母放下心来,整理了下心情。“小伙子叫什么啊?” “阿姨叫我晨东就好。”易晨东看着站在萧母身后的萧千雅张牙舞爪内心的愉悦度又上升了。 萧母点点头,“晨东啊,小千这孩子就是太单纯了,要是有什么地方惹你不高兴了,你多担待一点,她没别的意思。” 萧母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要不是我没用,也不至于要小千去……” 萧千雅蓦地红了眼眶,忍着热泪转身往外走。 “我知道小千的性格,我不会在意的。”易晨东阻止了萧母想说的话,说着就跟上了萧千雅的脚步。 “喂!”易晨东赶在萧千雅离开医院的前一刻拉住了她。“你跑什么!”易晨东有点生气。怎么突然就跑了? 萧千雅看着易晨东,深吸了一口气,“我只是想一个人静静。” 易晨东松开手,“我能申请陪同吗?” 萧千雅看了他一会儿,“其实我妈根本不用操心这些事的,至少……在我爸去世之前是不用的。” 她示意易晨东往医院的花园中走去,易晨东不可置否的跟了上去。 快临近中午的太阳暖暖的,照射在两人身上。 萧千雅看着自己的影子,“我父母曾经也是很相爱的。”她轻笑了一声,着重加了一句。“亲生父母。” “爸爸刚开始做生意的时候也并非一帆风顺的,慢慢的他开始遇到了一些问题。”萧千雅走到花园的石凳坐下,顺便招呼易晨东也坐下。“我的生母很害怕,她害怕回到以前的苦日子。所以她跑了,跟着一个据说很有钱的人,爸爸在那之后很失落,他的世界仿佛塌下来了。” 易晨东坐下点点头,好奇的问,“后来呢?” 萧千雅侧过头看着他,很开心地说。“很幸运的,之后爸爸遇到了一个值得托付的人。” 易晨东挑挑眉,有些不解,“值得托付的人?”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