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浪漫青春

从《中国禁毁小说百话》看明清禁毁小说史

阅读次数: 次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9-10

   之前朋友圈热传严锋老师的《不必读书》,说明清小说大部分其实并无多少价值,除了专业研究者,可以不必读。此言中肯。可也许正因为禁毁向来是最佳广告,不少禁书尤其是禁毁小说最能引起普罗大众的兴趣。萧相恺先生的《稗海访书录》出版时题作《珍本禁毁小说大观》,正有这方面的考虑。

  李梦生先生因主持编辑 《古代小说集成》而遍览古代小说,这其中就有大量禁毁小说,不乏善本、孤本,版本价值颇高。作者秉着神农尝百草的精神,一一目验,颇多心得,对珍善本亦不私藏,以明白晓畅之文介绍给读者。此前数种禁书相关著作因其体例,对禁毁小说或收录不全,或介绍较简。而先生之 《中国禁毁小说百话》,对目验之历代禁毁小说逐部介绍,从其禁毁情况到在小说史上的意义都有精要评说,尤注重介绍源流,以此揭示其文学史、文化史价值,可谓兼具普及性与学术性。
 
  书籍的历史有多长,禁书的历史就有多长
 
  能入小说史的好小说几乎全被禁过,故此书不仅可以当作禁毁小说大观、导读,也可以作整个古代小说导读用。
 
  “书籍的历史有多长,禁书的历史就有多长,只可惜明以前禁毁小说的资料,都没能保存下来。现存最早指实某部小说当禁的,是明正统七年(1442)国子监祭酒李时勉奏请禁止的 《剪灯新话》”(《中国禁毁小说百话》前言)。《娇红记》《剪灯新话》《水浒传》《金瓶梅》《拍案惊奇》《今古奇观》《虞初新志》《红楼梦》这些小说史上最有代表性的名作,以及流传极广、妇孺皆知的 《说岳全传》《隋唐演义》均曾在被禁之列。翻开《中国禁毁小说百话》目录,一部明清小说史如在眼前。这些小说主要是被扣了诲淫诲盗的帽子,而当时诲淫诲盗的标准在今天看来未免可笑,并不是充斥淫秽露骨性描写才算“诲淫”,婚恋观不够正统也算淫书。如《娇红记》在小说史上有重要意义,对后世影响广泛,也并无露骨的色情描写,只因宣扬自由恋爱,便被归入 “导邪夺贞”的淫书一列。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