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热评 | 知道真凶的电影还怎么看,推理小说翻拍是悖论吗?想要从新版《东方快车谋杀案》中领略阿加莎·克里斯蒂小说魅力的观众可能要失望了。

时间:2017-11-25 20:12:03  来源:  作者:

想要从新版《东方快车谋杀案》中领略阿加莎·克里斯蒂小说魅力的观众可能要失望了。

正在上映的2017新版《东方快车谋杀案》,尽管推出豪华明星阵容,但口碑却并不如人意。目前,在豆瓣评分仅为7.1分,远低于1974年版的8.3分。《东方快车谋杀案》曾被多次搬上荧幕,旧版的成功和深入人心也无形中为新版带来障碍:作为推理小说翻拍电影,当真凶已经为人知晓,观众还能否在电影中获得乐趣?推理小说的翻拍是个悖论吗?


合格的电影,失格的翻拍

《东方快车谋杀案》是推理女王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代表作之一。故事背景设定在上世纪30年代,围绕发生在伊斯坦布尔开往伦敦的东方快车头等车厢里上一起谋杀案展开,其中又暗含“案中案”,使得情节更加扑朔迷离。阅读侦探小说,最大的快感无疑来自和侦探一起“烧脑”破案,找出真凶,有着“诡计女王”之称的阿加莎·克里斯蒂更是善于在叙述中制造逻辑圈套和陷阱,在最终给读者带来意想不到的反转结局。

《东方快车谋杀案》曾被多次搬上银幕,1974年电影版可谓原汁原味地呈现,该片获得了极大地成功,甚至成了后世侦探电影的典范。当时,阿加莎·克里斯蒂尚在人世,据说她本人也认可了片中阿尔伯特·芬尼对大侦探波洛一角的演绎,而英格丽·褒曼还凭借本片中的出演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奖。

如果第一次搬上荧幕时,“原著粉”看的是小说如何电影化呈现,普通观众看的是悬疑剧情,而1974年版的《东方快车谋杀案》在作品还原上做的很到位,无论是否知道真凶,都不影响观影体验。但是当这部推理小说再次被翻拍时,势必要面对以下问题:如何讨好既看过原著又看过老版电影的观众?毕竟,相比于其他翻拍,有相当一部分观众知道“真凶”对于悬疑片无疑是致命的。何况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原著是那么畅销,老版电影又是那么的经典和成功。


当然,相比结局,过程同样重要。作为一部悬疑电影,新版《东方快车谋杀案》没有把重头戏放在悬疑上,而是放在“电影”上。该片导演同时扮演波洛的肯尼思·布拉纳擅长莎翁剧,拍过《灰姑娘》《雷神》《钢铁侠2》等成功的商业大片。他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想将电影真正地‘电影化’,营造出银幕大电影的观影体验。为了使观众身临其境地感受到东方快车的神秘与真实,一起进入这段旅程,我们尽可能做了最大努力,精心设计每个细节。”

比较1974年版和2017年版的《东方快车谋杀案》,很容易理解的肯尼思·布拉纳所说的真正地“电影化”,画面的色彩、场景打造、人物对白、甚至服装质地处处体现出“细节控”,几乎每一帧都可以拉出来做电脑壁纸。在视觉、听觉冲击力上,2017年版绝对比1974年版提升很多。但是拍摄手法的变化、大牌演员的加盟,以及画面效果的提升能否补足知道真凶后所带来的观影落差,值回票价?

答案恐怕是否定的。它是部合格的电影,但作为《东方快车谋杀案》的翻拍却有些“失格”。抛开肯尼思·布拉纳扮演的波洛加戏过猛,人设崩塌如同漫威英雄外,这一版的《东方快车谋杀案》并没有翻出应有的新意,豪华“卡司阵容”把它的期待值拉得虚高,然而拉得越高,失望越大。

对情与法的思考才是故事的核心

在2017年版本上映之前,《东方快车谋杀案》的影视剧呈现至少还包括2001年电视电影版、2010年英剧版和2015年日剧版。从呈现来看,2001年版和2015年版都对原著做了相当大的改动。2001年版将故事背景换到了现代,波洛破案时甚至用上了笔记本电脑。2015年日剧版更是大刀阔斧地将故事发生地移植到了日本,在保持故事内核不变的情况下,所有的人物都做了本土化的改编。换时间、换地点,这也是翻拍的两种“旧瓶装新酒”套路,只是也要承担不被“原著粉”接纳和吐槽的风险。

相比下,同样遵循了原著基本设定的2010年英剧版却是最为人认可的一版翻拍。这牵涉到《东方快车谋杀案》之所以成为经典的另一大因素——对情与法的思考。(以下内容含剧透)

在《东方快车谋杀案》的结尾,列车上的每个人都是凶手,12个(或者说13个)人联合起来,对死者完成了一次复仇。而被害人也恰恰是令“凶手们”丧失重要亲人和朋友的那场绑架案的加害者,因为他逃脱了法律的制裁,迫使12人组成陪审团,完成了这次以“正义”为名的审判。这一令人惊讶和唏嘘的结局,也给侦探波洛和读者抛出了两难的选择——他们是否有罪?是否要向警察说出真相?“社会已经宣判过他死刑,我们只不过是执行判决而已。”在小说里,“主谋”哈伯德太太这样对波洛说,波洛并没有正面表示什么,而是把选择权交给了他的同伴,并且默许了他们放走一车人的决定。干脆明了,也许是那个时代的大部分人在做出这项选择时的态度。在1974版电影中也几乎照搬了这个结尾,在全车人的喜悦中,给悲剧划上了一个较为欢快的句点。至于这样做是否合理,故事已经讲完,一切留到幕后讨论。


在2010年的版本里,这一问题真正被推到台前来,并在杀人真相揭示后,形成了又一个高潮。在这一版里,“主谋”变成了年纪最长的俄国公爵夫人,并且强调,“卡萨蒂的威士忌被下了药,所以那时他醒着,但不能动弹,我们需要他在被处决时是清醒的。”在这一版里,俄国公爵夫人如同一个“审判长”的角色,在其他人轮流刺下一刀时,她坐一旁,对着双目圆整的卡萨蒂细数他的罪行。“即便搜遍整个世界,我们也要为所爱的人寻求公正。”随着公爵夫人刺下最后一刀,卡萨蒂才最后闭上眼睛,从复仇的快感和对罪恶的制裁来讲,这一版可谓是最淋漓尽致的。

在另一方面,揭开真相后的波洛不再是平静地把选择丢给其他人,而是愤怒地对众人质问,“你们没有权力自己执法!” 当德本汉小姐说出那句惊人的话,“还有比法律更加神圣的东西,正义!”波洛回应道,“那你得让上帝来执行,而不是自作主张!”能否超越法律讨论正义,舆论能否代替法律宣判,至今是一个热点话题。近日,一篇新京报评论《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引起很大争议,文中提出,“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这个问题也许可以这样回答:除了上帝和法律,没有人可以制裁人性。”这和2010版《东方快车谋杀案》中的对话仿佛如出一辙。

在2010版结尾,满含眼泪的波洛放走了所有人,尽管相信“法律的准则是至高无上”的,泪水的背后,是灵魂的拷问和自我怀疑,这也使得改作在对情与法的讨论上达到了一个时代的新高度。在2017版里,所有嫌疑人被请到车厢外面,一字坐开,组成了一幅《最后的晚餐》,也给电影带来了更具戏剧化和仪式化的审美效果。只是对情与法的思考并没有在前作上再进一步,波洛丢给“主谋”哈伯德太太一把没有子弹的枪,看似把选择权交给凶手,试探其人性底线,但难题并没有新的解答。

一部推理小说翻拍的意义和价值在哪里?也许当故事的结局已经为人知晓,能重新引起人兴趣的是对故事不同的讲述方式,翻拍正是同样的故事在不同时代的解读,时代赋予了它新的打开方式。我们需要能够引起当下人思考和共鸣的翻拍,而不只是靠“耍大牌”来捞钱。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